我在普洱 为改革开放点赞丨村里通了路,梦想被打开!

 

 

导读

  2018年,弹指一挥间,已是四十年。忆往昔峥嵘岁月,感叹于四十年间的瞬息万变,见证着国家四十年间的生活变迁。四十年来,我们的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不断丰富,各种时代产物不断出现,带着时代的印记。

  今天起,我们将不定期向您推送【我在普洱 为改革开放点赞】系列故事,乘着时光机回看那些年,听普洱人怎样为改革开放40周年点赞。

  大山能有什么梦想?说白了就是走出去看看外面的精彩世界,也让外面的新鲜事物涌进大山,改变大山贫穷落后面貌。而连接这一梦想的金色纽带,自然是村村通路、通电、通水、通广播电视、通电话互联网。改革开放四十年来,国家对广大贫困地区地帮扶,无疑为大山与外界联通了这条国家富强、人民富足幸福的金色纽带。

——题记

 

听说汽车也打架  当心电会踩滑踏

 

  四十年前的1978年,我刚满十岁,在乡下老家读小学三年级。那个时候的我未曾见过公路,更未曾见过汽车,哪怕玩具车也没有见过。有关车的最初记忆,是听进城买钟、买篮球的老师回来后,非常后怕地讲:“车半路上与别的车打架,不仅伤了人,还耽搁了好长时间才让开继续上路……”

  听老师这样跟旁人讲,我幼小的心里就暗自想:车打架应该就像水牛在田边地头打架一样,用角紧抵着对方,一会儿那头抵过来,一会儿这边顶过去,一定是两车都很强壮,打斗能力不相上下,打斗了好长时间才分出胜负,最终不再纠缠,各走各的路。

  那时,我大哥和几个年轻人,被生产队抽去参加全乡的挖路队,挖县城连通乡政府的公路。我幼小的心灵洋溢出无数个梦想:希望挖公路的进度能一天翻一座山,让公路穿越层层山林早日来到大山深处,让车来到我身边,像牛羊一样在田野里吃草,在我身旁与我作伴。

  记得就是这时候,故乡旁的十几个寨子联合修建了一个小型水电站。电要翻过好几个山岗,跨越好几条深箐沟才能到寨子。全寨六十多户人家的男劳力全部出动,砍大树做线杆,从四五十公里外搬运电力物资,历尽千辛万苦架通电路。

  终于要来电了,家里刚挂上的、像小葫芦一样的电灯泡就要被点亮,我的心里却几多欢喜几分担忧。那么细的高压线,那么深的沟壑,风一吹便摇摇晃晃的,电敢爬过来吗?电会不会踩滑踏摔到地上?

  带着这份深深地担忧,我紧盯着高压线翘首以盼。黄昏时分,没有见到电从高压线上爬过来,家里的电灯却全亮了!原来电是看不见的,电更不会从导线上滑落摔伤。

 

第一次踏上公路 甘当搬运换车坐

  十二岁那年的冬季,我被选入村小代表队参加全乡小学生运动会。

  步行了近四个小时,跨过两条河流翻越三道山梁,终于看到对面山腰盘蜒着一条长长的横线。见到车路,我们一帮孩子高兴得欢呼雀跃,竟然把长途跋涉的劳累抛到九霄云外,小跑着下到沟底,再一个劲地往车路攀登,把老师们远远地甩在后面。

  啊!车路比寨子里的大田还宽展,比拉伸开的羊肠子还要长。到乡中心小学还有约十公里的路程啊,可是从小走惯陡峭山路的我们根本就没觉得累。

  运动会的比赛我无暇顾及,甚至多年后根本回忆不起来自己参加了哪几项比赛。我每天唯一关心的事情是:今天乡政府那边给会来车?一天午后,终于等来消息:有大货车运石灰来,已经停在乡政府院子里。我毫不犹豫,立刻拉上几个小伙伴跑步赶往乡政府。

  “不要望了,不要望了!赶快把车上的石灰搬下车,等一下我带你们坐一截车。”当我赶到乡政府的时候,那里大大小小已经围了几十个学生。一个男人正在车厢前不停地嚷嚷着、指挥着。我暗自想:他这么神气,应该就是开车人吧?

  开车人没有失信,指挥我们这群孩子七脚八手搬完石灰后,果然安排我们蹲在车厢里,开车带我们行驶了一公里多的路程。那天,我们一大群孩子终于圆了坐车的梦,心里高兴了好几天。

  跳下车厢目送汽车远去的那一刻,我的心头闪过了一个念想:我一定要带上大山的美好梦想,坐着汽车沿着这条公路奔向希望的远方。

 

回家路途艰险  每月只回一趟家

  初中三年,我怕每个月回一趟家,长途跋涉行走在陡峭险要的回家路上,还好世上好人多,很多开车、开手扶拖拉机的人,都会同情我们远道负重的学生娃,哪怕超载也会免费带我们一程,有时就算实在没法挤了,也会帮我们把担子捎走。特别是开“假班车”的驾驶员,每次都苦口婆心地提醒我们:“想坐车要提前到路口等着,要集中在岔路口等车,不要前前后后的。左停一下右停一回,停车启动多费油,不仅不收你们的车钱,还要倒贴汽油钱,我就亏大了。”

   

路不通道不畅  寨子只剩下十几家

 

  在城里读师范的三年,为了节省路费,寒暑假我都没有回家。但我从家里的来信中得知:在国家的补助下,村民按人口投工投劳,公路已经修到村委会,如果运气好赶上来往的拖拉机坐到村委会驻地,距离我们寨子就只剩下1个小时的山路了。但是有路无车的瓶颈终究难以打破,我毕业分配后回过几次家,都未能遇到有拖拉机坐的好运。实现大山的美好梦想,依然遥遥无期。

  从师范毕业那年,我20岁,被分配到别的地方任教,但我的内心无时无刻不在牵挂大山深处的家乡,牵挂家乡大山的梦想成真。

  靠山,大山里有石斛、七叶一枝蒿等许多名贵中草药;无边无际的栗树林,每到雨季到处是大红菌、羊肝菌等鲜美的野生菌。靠水,一年四季的保水田,自然生长的黄鳝、泥鳅和田螺肥美无比;种出堆积如山的粮食,饲养出成群的鸡猪,酿制出醇香的美酒。但是这一切绿水青山赐予的丰厚资源,都因为交通不便、商业信息不通,往往是鲜肉扯成豆腐钱,有吃有喝却难富裕。

  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,青壮年劳力纷纷外出打工,甚至举家搬迁,背井离乡谋求新的出路。热热闹闹的一个大寨子,不几年就只剩下冷冷清清的十几户人家。

 

“五通”撑起大山梦 故土难舍乡愁浓

  进入21世纪以后,特别是“十一五”以来,广大农村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巨变,老百姓的日子也是芝麻开花节节高。

  “不忘初心,继续前行”。衣食住行、上学就业、看病养老,样样都是老百姓生命攸关的问题,任何一条都是党和国家牵肠挂肚的大事。在国家扶贫攻坚战中,把加强基础设施建设作为重中之重,不仅通过实施村村通油路、    村村通电、村村通自来水、村村通电视、村村通电话互联网“五通”工程,为山区群众改善生产生活条件及脱贫致富打下坚实基础。而且通过实施“两不愁”“三保障”等目标保障,使山区群众居住环境得到彻底改善,生活质量有了明显提高。

  改革开放四十年,大山的美好梦想,正在一步步逐一实现!我有幸亲历和见证了家乡发展变化的整个过程,在家乡追梦、圆梦路上,享受着幸福美满的新生活,我骄傲,我自豪!(作者:周播  系思茅七小教师  图文无关,图片来源于网络)

 

文章发布:普洱共青团网发布时间:2018-12-21